菩提渡我•風思緣

百年随缘往,万事轮回休。
但盼此生有幸:
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

【快新】宿敌(中)

赶脚我再不写点什么,我的粉就要掉光了。人物是青山爸爸的,ooc是我的。


老实说,黑羽快斗觉得三方制衡的局面不会持续太久,但是他没想到和平会消失地这么快。

普通百姓接二连三地离奇失踪,血族的三大长老之一被吸干了鲜血而死,所有的矛头直指狼人,大战一触即发……

“喂,小鬼,都快打仗了,你还有闲情逸致出来晃悠,你家爸妈不着急啊?”

“我叫江户川柯南,不叫小鬼。而且你不是也在晃悠么?彼此彼此。”

“我跟你不一样!”

“没错啊,你是吸血鬼,我是狼人。”

“我才不是在说这个!你也看到了,我只要隐藏好本性,完全就是一个普通人类,可是你就不一样了。这次的大战绝对是狼人吃亏,你明不明白!”

“我就勉强把这个作为关心收下了。”

“喂!虽说种族不同,可是好歹一起这么多天了,你快藏起来吧。”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让我把话说完!我有自己的方法来保护自己,倒是你,老跟我走这么近,小心被发现了,被那群人处以极刑。”

“不会,我人缘超好。”

“那我走了,可别让我给你收尸啊。”

“喂喂,这句话应该由我说给你吧!”

不过,黑羽想,恐怕真的要麻烦那个小鬼给他收尸了,而且会是一具被晒成碳的焦尸。

千算万算没有算到他,伟大的黑羽快斗,会折在一群动物园的小丑手上!

“黑羽快斗,还有什么遗言吗?”

“呵!我才不要说什么遗言,我又不是想不开,干嘛诅咒自己死呢?”

“都这样了你还嘴硬!永别了,黑羽快斗!”

啊~皮肤好痛,被太阳晒死原来是这样的感觉吗……自己死了,白马大概要偷笑了,红子也会高兴的吧,毕竟全世界的男人都会成为她的俘虏,可是青子大概要哭了吧,一边骂我混蛋,一边哭……好可惜呢,还没找到小时候的那个初恋呢,也没好好地跟小鬼道别。

好像有人来了,是谁啊?还这么用力地拍我的脸!打坏了你赔我吗!

好甜啊,比巧克力还甜,是什么?好像停不下来了?是谁?这个味道好熟悉啊……

“唔~”好刺眼啊~

“终于醒了吗?我本来还准备把你装棺材里给埋了。”

“你是?”

“灰原哀 ,你也可以称呼我宫野志保。认识江户川柯南吧,我是他这一边的。”

“狼人?那小鬼呢?”

“狼人?他是这么告诉你的吗?至于他么?被某个无意识的吸血鬼给咬了,要不是我,他得给某人吸成干尸。”

“他,他被我咬了!那他怎么样!死了吗!”

“在隔壁……”睡着呢……跑得真快。(≖_≖ )

小孩儿在床上躺着,小脸儿惨白,没有血色。黑羽突然就想为什么自己没死呢?

“对不起啊,小鬼,明明,明明该死的是我啊……”

“叽叽歪歪的,烦死了!”

“!”本来紧闭的双眼睁开,天蓝色的眸子里,一分不耐,两分无语,三分鄙夷,四分高兴。

“你你你,诈尸啊!!!”

“闭嘴!”

“你,我, 不是,那个……”

“明明是你自顾自地认为我是狼人,我从来没承认过好吗!”

“那你这么多年一点儿没长!”

“……”

“他从你们第一次见面时就是这样了!”

“兰……”

“新一还需要静养,不要吵闹。你跟我出来一下。”

“兰!”

“放心,我不会打死的,最多打残。”

黑羽:……我现在逃还来得及吗?


阿缘:本来以为只要上下两章就完结的,不行了,我要修养一下,绣十字绣绣得我眼睛疼。


请假致辞

虽然我知道我应该更文了,可是,家有一个不省心的小弟弟,我也是无奈啊!(我今天都快给老师跪下了(╥╯﹏╰╥)ง)大概等到他期末结束,开始放寒假,我会更忙,但是!我会把挖的坑都填好的!请等等我,拜托拜托(ᵕ̥ㄑ_ᵕ̥̥)卑微


【快新】宿敌(上)

啊~15号前的最后一更,你们猜寒假我会不会日更呢~本次的脑洞来自《黑夜传说》。吸血鬼快斗✘(?)新一,你猜新一是什么呢~


一次又一次的战争,狼人与吸血鬼的数量锐减,但仍没有改变血族的统治地位。日复一日受到两个嗜血种族的威胁的人类终于不愿整日地担惊受怕,成立了血猎组织,以捕猎狼人与吸血鬼。血猎,血族,狼人三方势力形成了微妙的平衡,而我们的故事就从此开始……

“黑羽快斗!你一个吸血鬼,老往血猎组织里跑,是不是嫌自己命太长!”

“安啦~青子,我又不害怕银器,也不害怕阳光,只要藏好本性,一定不会有人发现的。”

“你就是仗着自己不畏光,不畏银器,迟早会吃亏的!”

“能让我黑羽快斗吃亏的人还没出世呢!”

“哦~上次是谁被鱼吓得差点变回原型?上上次又是谁被红子灌下魔药变成了一只猫?上上上次又是谁被白马追了十几条街差点过劳死?还有……”

“停停停!都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为什么还要揪着我不放!血猎里都是些普通的人类,不会有太大问题的。”

“呵!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黑羽快斗回想着今早和青子的对话,觉得自己大概是要完,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他这么多年的完美伪装不仅被识破了,而且是被一个狼人小鬼识破了!

“所以这位小朋友准备怎么处置我呢?杀了我么?”

“我没这个想法,所以你可以把手里的银制飞镖收起来了。”

啧!被发现了。

“可以说说你是怎么认出我的吗?”

“……直觉。我的第六感很灵的。”

“黑羽快斗,请多指教。”

“工藤新一。”

“小朋友,你父母有没有跟你说过吸血鬼和狼人是有世仇的。你就不怕……”

“你不会!第一,你要想动手早就动手了,一个小小的死结难不倒你;第二,你敢赤手拿着银器证明你不害怕银器,大白天出来的你肯定也不畏光,我没有方法杀了你;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这里附近就是血猎组织,你不会冒着被发现的风险来杀我。”

“哇哦~思维清晰,厉害哦~”

“比不上你,就这么大大咧咧地现于人前。”转身欲走。

“这就走了?”

“不然呢?还要跟你花前月下,共话桑麻么?”

“嘿!你这小孩,说话怎么这么刺呢!”

“你管我!”

“真是不可爱的小孩!”

另一边——

“怎么?一脸春光灿烂的,找到人了?”

“灰原,你还是那么不可爱!”

“是是是,我不可爱,只有那位才可爱。”

“他过得似乎还不错,吸血鬼怕的东西他好像都有一点免疫。”

“还不是因为某人么!不过,工藤,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当心些。”

“我知道啦!放心吧!一定会没事的!”

“但愿如此。”

————一个月后————

“喂!你脑子没坏吧!”

“当然。”

“那你应该记得自己是吸血鬼吧!老来见我干嘛!”

“想来就来了呗!”

“你不会是恋童癖吧!”

“噗!咳咳,别瞎说!我有喜欢的人了!只是觉得你跟他长得很像而已。不过,他比你可爱多了!”

“我不可爱还真是抱歉啊!”

“哈哈!”

秋天的阳光照得人暖洋洋的,但依旧无法阻拦隆冬来临的步伐。彼时的他们还尚未意识到他们平静的日子也随着朔风的到来而破碎……


没错,我就是卡更了,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快新】糖果屋

明天要考高数啦!百忙之中的更新。不老巫师快✘精灵新。人物是青山爸爸的,ooc是我的。


每一个孩子小的时候,父母总会说,如果你不听话,森林里的老巫师就会把你捉走吃掉!关于这一点,我们的黑羽快斗先生真的觉得超级冤枉!他又不是隔壁森林里的巫婆,他人长得帅,心地善良,全世界都找不到比他更善良的又帅又年轻(划重点!)的巫师了好吗!

而且,如果他真的吃小孩儿的话,那现在这个躺在摇篮里的睡得正香的小孩儿是不是应该已经在锅里,而不是舒舒服服地在折腾了他大半夜了之后睡在他辛辛苦苦做出来的摇篮里!

关于这个小孩儿,黑羽快斗不是他绝对没有拐卖儿童!那天黑羽快斗也是一如往常地前往森林里采摘他制作甜点的材料。什么?黑羽快斗不就住在森林里么?才怪,那么阴森潮湿的地方,谁要住啊!黑羽快斗在城里有一间糖果屋,深受少女和孩子们的喜爱。

咳咳,回到原题。黑羽在自家鸽子的引导下前往目的地。什么?为什么是鸽子,不是猫?谁规定巫师一定要养猫的!而且,据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巫女表示,笨蛋快斗那么害怕鱼,怎么会跟喜欢鱼的猫合得来!

哎呀!怎么又跑题了!黑羽被鸽子领着,没到目的地,倒是捡到了一个襁褓。那尖尖的耳朵,一看就知到不是人类。黑羽快斗一开始吧本来给自己惹麻烦,可是吧,也许是老天不让黑羽走,本来睡着的小孩醒了。这一睁眼,黑羽觉得自己的心被射中了!这蓝汪汪,水灵灵的大眼睛,真可爱。黑羽顿时觉得捡个精灵回家也挺好。

于是,黑羽巫师就把精灵给捡回去了。结果……被折腾了一晚的巫师先生只想回到捡精灵的时候,把给当时的自己洗洗眼睛,到底是什么东西遮住了自己的双眼,觉得这个小家伙可爱的!根本就是个魔鬼!

许是听到了某人心里的抱怨,我们的小精灵揉揉眼睛,醒了。啊~这睡眼惺忪的小表情,天使~(黑羽:真香~)

“小家伙醒了吗?”

“啊咿!”小奶音也好可爱!

于是,我们健忘的黑羽先生愉快地遗忘了昨晚的恶梦,和他可爱的小精灵开始了新的一天。

后来,小精灵一天天长大,从一个小奶包长成一个跟黑羽身高相近的翩翩少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经常看着巫师先生,小精灵长得特别像巫师先生。在小精灵开始识字以后,越来越嫌弃小家伙这个名字。于是大笔一挥,江户川柯南!巫师觉得没什么,毕竟小家伙也大了,不能总不能一直没有名字。可是,黑羽还是更喜欢叫他小家伙。对此,柯南小朋友在多次纠正无果后,也就随他去了。

本来,黑羽觉得就这样两个人挺好的直到小家伙的家人找过来……

“我凭什么相信你们就是小家伙的家人,而不是当初将他丢在森林里想杀他的人?”

“那,这个半月枝可以证明了吧。新一身上应该有另外半个。”

确实,在捡到小家伙的时候,襁褓里确实是有这个半月枝。而且,在这一男一女刚进门的时候,他就几乎确认,他们确实是小家伙的父母。毕竟样貌和气质是骗不了人的。明明小家伙找到家人了,应该很高心不是么?可是,为什么会舍不得呢?

一个月后……

不行不行!不就少了个小家伙吗!不能再这么颓下去了!得找点儿活干干!

“小家伙!我们去森林里找材料吧!”

无人回应……

啊~没救了!

咚咚,咚咚,咚咚

“今天休息,不营业,谢谢。”

“那可以求收养吗?”

门外,少年言笑晏晏,一双如蓝宝石般剔透的双眸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阿缘有话说:最近新兰官宣了,但是!这并不妨碍我热爱快新!

最后,请柯南大大保佑,一定一定不要挂科(╥╯﹏╰╥)ง


请假致辞

阿缘9号要期末考试啦!14号还要考化学!所以更新就不稳定了,毕竟要复习,我不想挂科(╥╯﹏╰╥)ง,不想补考(っ╥╯﹏╰╥c),15号开始日更(●'◡'●)ノ❤。大家寒假见啦!


【快新】所有的初遇都是一场久别重逢

没心思走剧情了,就这样吧。


黑羽快斗觉得自己要完了。这是他这三个月来第一千次来这座森林找工藤新一,也是他第不知道多少次问工藤要不要跟他回家,同样迎来了工藤不知道第几次的拒绝。

“新一~为什么不跟我走啊~”

“没有为什么,就是不想。”

“人间还是很好玩的!新一都不心动吗?”

“华枝春满,天心月圆,绚烂之极,归于平淡。一切繁华不过过眼云烟罢了。”

“新一,你老这样,你是和尚吗!来陪陪我不好吗!”

“我现在就在陪你。”

“……你赢了。但是,新一为什么不愿意来人间呢?”

“……人类,不,应该说是人心,太可怕。”

“没事的!我会保护好新一的!”

“白痴!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带回一只九命猫,会招来多少麻烦!”

“……”

“还有,你不要再这么频繁的来找我了,对你不好。”

“新一……”可是我真的好想见你。

“行了,回去吧。我一直都在这里的。”

九命猫,几乎等同于九尾狐的存在,可实现一切愿望的宝物,虽是比九尾多但绝不常见。黑羽也明白工藤是为了他好,可是……

是的,黑羽快斗喜欢工藤新一,阴阳师爱上了妖怪。黑羽觉得没什么,毕竟安倍晴明的父母已经开了先例。但是他真的有能力护住工藤吗?来自未来的怪盗,没有任何金库,防御体系能阻拦的月下的魔术师,第一次动摇。

可是,意外之所以称为意外,就是因为它不在意料之中,不止黑羽,连工藤也没有想到,变故会来得这么快……


阿缘有话说:灵感君最近离家出走了,所以这个系列就加快结束的速度了。关于媳妇系列,阿缘要好好翻翻回忆,找找往事了。明天见啦!


【快新】邻居的花

根据点梗的养花人斗*花精灵新。半原著向,人物是青山爸爸的,ooc是我的。


我的邻居是一个奇怪的人。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不可否认,我被他的容貌惊艳到了。他真的很帅气,绅士的气质总是让纯情的女孩儿们脸红心跳。

至于为什么说他奇怪,第一,他的样貌是十分出众的,所以经常有女孩儿同他告白,但他从没同意过。第二,他是个养花人,但是我觉得他更适合做一个魔术师,因为他经常表演一些魔术来让周围的人开心。第三,他是养花人,也会卖花,但是有一株蓝色妖姬,他不卖,也不让其他人碰。

普通人或许不明白为什么他这么宝贝这株蓝色妖姬,但我看到了,那株蓝色妖姬上,总是坐着一个小人。他跟邻居长得极像,只是他的头发比邻居整齐很多。

“你能看到我。”

虽然是疑问句,但是却是肯定的语气。我没有否认,点了点头。

“真是少见,人类的孩子,居然能看到我。”

“或许是因为我的父母都是巫师,从小我就能看到一些神奇的东西。”

“原来如此啊。我叫江户川柯南,是那株蓝色妖姬的花精灵。”

“他能看到你吗?”

“快斗吗?不能呢。”

“那为什么……”

“这么宝贝那株蓝色妖姬吗?那是他的爱人留给他的遗物。”

“……抱歉。”

“啊,没关系的。”

从那以后,我经常去找柯南说话,从他那里,我拼凑出了一个属于邻居与他的爱人的故事。

邻居叫黑羽快斗,而他的爱人叫工藤新一。他们周围的人,甚至包括他们自己有时都会好奇他们究竟为什么会在一起,毕竟他们完全是南辕北辙的两个人。但他们还是在一起了。

说实话,工藤新一与黑羽快斗的关系不算好。甚至是可以说是宿敌。因为黑羽曾经是个怪盗,而工藤是个侦探。但是他们又不是一般的宿敌。毕竟你见过哪对宿敌时不时还互相帮助的。

然后,他们就像古老的爱情故事里的情节一样,相知相惜,最后相爱。

可惜,命运总是会给人开玩笑。平静的湖面只要一个小石子就会破裂,生活也是。一块叫潘多拉的宝石破坏了一起的平和。这块宝石让黑羽失去了父亲,让他担起了怪盗的名号,也让他失去了工藤新一……

满天的火光,爆破的声音还在耳边盘旋。华丽的白西装此刻沾满了尘土与血迹。唇畔牵起一抹苦笑,大概是要失约了吧。大侦探会不会很生气呢?闭上双眼,迎接人生的终焉。子弹入肉的声音,滚烫的鲜血溅了怪盗一身,不是他的血。

睁眼看到的一切,还不如让子弹没入他的身体。他护在心尖的人,就这样,替他挡了一颗子弹,倒在他怀里。他不知道是怎样将工藤送进手术室。医生出来了,子弹取出来了,他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立刻被打下地狱,工藤的身体之前的损害,又没好好调养,本身亏空极大,还中了一枪,最多三年。

黑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工藤,但他没有瞒着工藤,关于最后的三年。工藤却是十分平静:“三年啊~我们去环游世界吧!”

三年,他们走过了许多地方,最终回到这里,他们的故土。在生命的最后的时光里,工藤不顾黑羽的反对,坚持要亲自种一株蓝色妖姬。

后来,工藤走了,只留下了这株蓝色妖姬。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你是工藤新一吗?”

“或许曾经是。”

“想见他吗?”

“见一面又能怎样呢?只会让他更加伤心。”

“……一定会有办法的!”

“黑羽先生!”

“隔壁的小姑娘,有事吗?”

“给你!”

“欸~等等!”

黑羽觉得这样很荒谬,但他还是来了。从日升到日落,满月高悬。黑羽失笑,也是呢,死而复生这种事,怎么想都很荒诞吧!正准备回去……

“如果怪盗喜欢上侦探也没什么不可以的话,那侦探喜欢上怪盗也是有可能的吧!”

来人披着一身月色,笑意盈盈,一如初见。


百粉点梗

阿缘粉丝过百啦!(∗❛ั∀❛ั∗)✧*。欢迎点梗,随意哦,就算邹也会给大家邹出来的!开车的话尽量。


【快新/K柯】往后余生

没有灵感,我也不知道会写成什么样子,大家将就着看一下吧!元旦快乐哦!(∗❛ั∀❛ั∗)✧*。


黑羽快斗明白的,他跟大侦探实在走得太近了,甚至于如果没有大侦探,他连表演的热情的没有了。可是,这样是不对的,他是侦探,而自己是怪盗,就像两条不会相交的平行线一样,他们注定只是宿敌。除非他不再是侦探或者自己不再是怪盗,可若没有了这层身份,黑羽快斗与工藤新一是完全没有交集的。

本来黑羽快斗觉得自己只要默默地注视着名侦探就好,他爱他,但不一定要他的回应。他会守护大侦探的幸福,只要他幸福就好。然而,他发现他错了,一次又一次的天台夜话,让他越来越贪心,希望站在大侦探身边的人只有自己,希望大侦探那双干净得像天空一样的眼睛只注视着自己!

可是他不能把自己的感情宣之于口,大侦探一直是在阳光下的人,他不属于黑夜,他有他的青梅竹马,他的生活,他害怕,如果他说出来,是不是他与大侦探连宿敌都做不成。

本来一切都很正常的,如果没有那个圣诞节……

圣诞欢歌在大街小巷鸣响,晶莹的雪花轻盈地落在地上,屋檐上,也落在他和大侦探的身上,不远处的霓虹灯点染着单调的夜晚。大侦探的脸因为凛冽的寒风而变得红彤彤的,大半张脸都埋在围巾里,更显得这个人可爱了几分。许是当时的气氛太好,他看着大侦探,情不自禁地说出了告白的话。反应过来的时候,大侦探已经呆住了。

黑羽快斗发誓,那绝对是自他成为怪盗基德以来逃的最狼狈的一次。急急忙忙地把宝石塞进名侦探的手里,立刻撑起滑翔翼离开了天台。

这下完了!该怎么面对大侦探啊!黑羽快斗揉了揉一头的乱毛,自暴自弃地把自己丢上床,摊成一张饼。大侦探大概不想再见到他了吧……

宝石到手,果然大侦探没来呢。是讨厌他了吧,也是呢……正准备打开滑翔翼离开……

“怎么?大艺术家还没有等到他的评论家就准备逃走了吗?还是觉得自己的表演太幼稚,不好意思面对我呢?怪盗基德!”

“大侦探?”

“怎么?已经记性差到连我也记不清了?需要我重新自我介绍吗?”

“不,不用!那个,大侦探,关于圣诞夜,我说的那些话……”

“你要和我说是你为了分散我的注意力而随口一说的吗?”

“是。”

“说谎!”

“本来是打算怎么讲的,可是,可是……如果大侦探觉得困扰的话,我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了……”

“我明明什么都没说吧!”

“我会消,等等,你说什么?”

“我说,我还什么都没说不是么?你就自顾自地说了一大堆,明明,我也没有说讨厌你吧……”越说到后面,声音越小。

“大侦探……是我在做梦吗?”

“烦死了!对!你就是在做梦!行了吧!我走了!”

快步将人捞会怀里。

“放,放开我啦!”

“不放,你害我担心了那么久,我要罚你!”

“明明是你自己瞎想这些有的没的,为什么是我的错!”

“都怪你,谁叫你那天什么反应都没有!”

“突然被喜欢的人告白,谁都会反应不过来的好吗!”

“大,大侦探……”

“侦探,就算喜欢上怪盗也没什么不可以吧。”

“那怪盗喜欢上侦探也是可以的吧?”

“新的一年,需要重新认识一下吗?我叫江户川柯南,本名是工藤新一,是个侦探!”

“我是怪盗基德,本名是黑羽快斗,是个魔术师!”

“往后余生,请多指教啊,大魔术师!”

“请多指教啊,大侦探~”

零点的钟声敲响,新的一年翩然而至,往后余生,请多指教!


【快新】媳妇的养成手记

我也不记得是几了,反正就这样看吧。人物是青山爸爸的,ooc是我的。


“欸~”忧伤。

“黑羽这个白痴怎么了,老是叹气,今天第几次了!”来自青子大人。

“还能是为什么,肯定是某白痴弟控惹怒了弟弟,生气了,不理他了呗!”来自幸灾乐祸的某黑巧克力(服部平次:什么黑巧克力!老子有名字的好吗!)

“阿拉阿拉,工藤君终于发现你是个恶劣的人,不要理你了吗?”

“红子,你好烦!”

“不如说说你的烦恼,或许万能的红子大人能帮你哦~”

“真的?”

“谁知道呢~”

“最近新一老是一放学就往一家叫波洛的咖啡厅跑,还不允许我跟着。有一回我偷偷跟着他看到他在跟一个跟黑巧克力一样黑的人在说话!明明我这么帅气,为什么新一都不理我,难道他更喜欢黑巧克力?怎么可能呢!两个人居然聊得那么开心!新一都好久没这么对我笑了!不过 新一笑起来超好看的!小脸红红的,眼睛里就好像有星星一样……”

“……黑羽君,痴汉属性暴露了。”

“……要你管!所以,到底是为什么我家新一不理我!”

“嗯……咖啡厅的话……青子,今天几号?”

“嗯……六月二十了吧。”

“难怪了~”

“到底怎么回事啊!红子你知道什么了!”

“这种事还是由某个笨蛋自己发现吧。”笑话!我伟大的赤魔法传人怎么会纡尊降贵成为你这个不解风情的白痴的助攻呢!

“喂!红子,话不要说一半啊!把话说清楚啊!喂!”

————第二天————

“早啊,笨蛋快斗。”

“早~”

“怎么了?一点精神都没有。”

“……”噩梦!新一居然靠在别的野☆男人怀里跟我说再见!太恐怖了!

“怎么,某个笨蛋还在纠结自己的宝贝弟弟为什么不理睬自己吗?”

“不关你的事!魔女!”

“我本来就是啊~”

“……你走!”

“那拜拜。哦!今天你可能会有美好的奇遇哦~”

“哈?喂!话又只说半截!”

————放学————

新一都不来接我放学了!什么美好的奇遇啊!红子你个魔女,我诅咒你一辈子单身!

“我回来了——哇!”

“Happy Birthday my dear son!”

“老妈!”

“生日快乐哦!快斗~”

“有希子姐姐。”

“生日快乐。”

“老爹,叔叔。”新一呢?

“在找小新吗?在这儿哦!好啦,不是说要亲自送礼物吗?快点啦!”

“不,不要推啦!那,那个,生日快乐,这是礼物!”哇~媳妇儿(划掉)新一送我礼物诶~

“这是……蛋糕?”

“是的哦~新一问了我好久,还去波洛咖啡厅找安室先生学了好久呢!”

“真的吗?新一~”

“才,才没有,只是突然想学而已!”

“嗯嗯!真是麻烦新一喽~那我开动啦!”

“好吃吗?”

“……”在拽衣角吗?真可爱!“当然好吃啊!新一真棒!”

“那当然!”

“谢谢新一啦!我很高兴哦~”

“生日快乐。”

“嗯!”









小剧场:

黑羽快斗:媳妇给我做蛋糕哦!激动!

工藤新一:才没特意给你做呢!只是突然想学罢了!

家长组:感觉被自己的孩子撒了一把狗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