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渡我•風思緣

百年随缘往,万事轮回休。
但盼此生有幸:
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

【快新】过去过去,未来未来

灵感抛弃了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门被砸开了啊,光好刺眼……我有多久没有没有把窗帘拉开来了?一周?一个月?忘了呢……

“笨蛋快斗,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还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黑羽快斗了!”

“……”

“快斗,你回话啊,你……”

“青子。”

“小兰,你别拦我,青子我今天一定要把他叫醒!”

“青子,你先出去一下吧,我来跟他讲。”

“小兰!”

“拜托了!”

“好吧。”转身离开,并带上门。

“快斗……”

“兰小姐……”

“我知道你很难过,我们每个人的难过都不会比你少多少,但是,新一不会想见到你现在的样子!”

“我知道,可我,我……”

我是知道的,新一希望我能好好活着,所以才会做出那样的决定。

说起来也真是讽刺,明明怪盗才是最擅长用麻醉药的人,却被一个侦探用麻醉药给摆了一道!

那是新一第一次那么主动的要求,极力迎合他,丝毫不有所顾忌的大声呻吟,喜悦冲昏了我的头脑,竟然就这样让他得手,迷晕了我。他的泪落在我的身上,他说:很快一切都会结束,我会好好活下去,带着所有美好的愿望一起,一起活下去!

我只想和你一起活下去,我想这样大喊,可我做不到,意识在渐渐离我远去……

等我再醒过来时,我没有看到我的大侦探,只有那位茶色头发的小小姐。

“新一呢?”

“……”

“小小姐,告诉我新一在哪儿!”

“我答应过他,不能说,这段时间,你给我好好待在这儿!”

我这时才反应过来,我被铐在床头,手铐是特制的,我没有办法把它打开……

我不知道我在那个阿笠博士的地下室里呆了多久,等到小小姐打开手铐时,我看到镜子里的我已经可以和一个流浪汉相媲美了。

“新一呢?他回来了吧。”

“希望你能冷静一点,在见到他的时候。”

“新一怎么了!”

“我说了,冷静一点!”

见到新一的时候,我觉得我真的要疯了!我放在心尖上护着的人,现在正躺在病床上,深深地陷在被子里,更显得新一的瘦小,仿佛回到了他还是江户川柯南的时代。

“新一……”握住新一的手,为什么大侦探的手怎么凉,我帮你捂一捂,就不会冷了吧!

“快斗……”十分虚弱的声音,如果我的听力差一点,肯定就听不到了!

“新一醒了吗?是我把你吵醒了吗?要不要再睡会儿?还是先吃点东西?我帮新一做好不好?柠檬派怎么样?我一定不会放很多糖,也不会加葡萄干的……”

“快斗。”

“新一!别说话了,求你,求你……”

“快斗,别哭。”

“为什么,为什么什么都不说,为什么一切都自己扛起来,我可是怪盗基德啊,我也能帮新一一起分担的!”

“不想,我希望你能好好活着。”

“我也希望新一好好活着!”

“呐,快斗,帮我去看看富士山的樱花,到大阪去看看天守阁,上次因为你都没好好看过,还有……”

“不要,新一应该自己快点好起来,然后我们一起去看,然后再去环游世界……”

“嗯,虽然很想这么回答你,但果然还是,抱歉呢……”垂落的手,未说出口的诺言,随着生命的消逝,消弭在空气里。

“新一,新一!”

“呵呵,新一真是狡猾,居然就这样睡了啊!没关系哦,我会等新一睡醒的,然后我在给新一做世界上最好的柠檬派,然后我们就出去旅行……”

后来,新一还是没醒,还有一群人说新一已经死了,怎么可能呢,是吧,新一,你可是工藤新一啊,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我怪盗基德唯一认可的宿敌啊!你们怎么能把新一放在棺材里呢!新一上一次被关在棺材里可是差一点点就死掉了!

“快斗……”

“有希子姐姐,新一只是睡着了,关在棺材里会生气的。”

“快斗,小新已经死了……”

“不可能的,他可是工藤新一啊!”

“快斗,新一不会希望看到你这样的,快点振作起来吧!”

我不想听这些话,我知道的,新一已经走了,可我不想听,为什么你们一定要我面对这个无情的事实!

那天之后,我一直梦到大侦探,他还是一如之前的样子,嚣张,自信,一双蓝眼睛熠熠生辉。可他总是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快斗,新一想看到的一定是一个生龙活虎的快斗君,你不能让他失望啊,新一没有做完的事,需要你去完成不是么?毕竟你是最了解新一的人了!你在好好想想吧,我希望能看到新一最喜欢的那个快斗君呢!还有,小哀让我转告你,过去过去,未来未来。逝者已矣,明天还是照样到来。这个盒子,是新一留给你的,你看看吧。”

黑色的盒子,没有很多的装饰,盒子里只有一枚戒指,朴素简单,可是戒指的内侧有着一行小字——KLK。

新一想做的事?新一想去富士山看樱花,去大阪登天守阁,想去环游世界……

新一……

拉开窗帘,新一,我们去旅游吧!

嗯……











【快新】媳妇的养成手记④

人物是青山爸爸的的,ooc是我的。


“快斗,快斗!”

“笨蛋青子,你干嘛,吓我一跳!”

“你才是笨蛋!干嘛一大早就傻笑,跟白痴一样!”

“因为啊……”

——今天早上——

日子一天天的过,新一也到上幼稚园的年纪了。

“……”

“妈妈~求你了~”

“快斗啊……”

“我知道的,我一定会小心的,让我送新一上学吧!”星星眼光波。

“……那我跟有希子阿姨商量一下。”

“快去快去,妈妈你快去!”

“……”我生了一个假儿子!


“……”高兴!

“那个……”

“怎么了,小新一~”

“快斗哥哥今天很高兴吗?”太傻了,这张脸。

“嗯!”

“……”

“那个……谢谢。”

“什么?”

“谢谢你送我上学。”

“没关系哦~是新一的话,无论要我做什么的没关系!”

“……”脸红ฅฅ*

“不过啊……”

“嗯?”

“新一今天能来接我放学吗?”blingbling的星星眼

“好……”

“就这么说定喽~拉勾勾!”

——回忆完毕——

“所以上回来给你送便当的小鬼要来接你放学?”

“什么小鬼,白痴白马,你还会不会讲话,人家叫新一,还有,你给我离我家新一远点,别把我家可爱的新一给带坏了!”

“……”我是一个绅士,不能跟一个傻子生气,太降低自我身份了!优雅,我要优雅!

熟悉的音乐准时响起,放学了!

虽然放学铃声在快斗耳中一直都很悦耳,但从来没有觉得这么悦耳!不知道新一在哪等我呢?

等等,在我家新一旁边的是谁啊!好眼熟哦,服部平次!那块大阪黑巧克力!你靠那么近干什么,小心我告你拐卖儿童!离我家新一远点!

“小鬼,在这干嘛?”我家新一难道没名字吗!怎么老叫他小鬼!

“我在等人。”新一在等我呢!所以,黑巧克力,你快滚吧!

“黑羽那个白痴吗?”喂喂,你在我家新一面前瞎说啥呢!我怎么可能是白痴!你才是白痴,你全家都是白痴!

“不许你这么说哥哥!”看看,我家新一多好,会维护自家老公(划掉)哥哥了!

“可是黑羽确实白痴,我跟你说哦……”是可忍孰不可忍,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

“黑巧克力,你丫的在我家媳妇(划掉)新一面前说什么呢!”

“黑羽!”“快斗哥哥!”

“新一,快过来,别跟白痴靠的太近,小心传染!”

“黑羽快斗!”

“好了,新一我们回家!”

“哦!”

“喂!黑羽快斗,听我说话啊!”

无视正在发火的大阪黑巧克力,抱起自家香香软软的小新一就回家了!

“哥哥……”

“怎么了小新一~”

“那个人说你是白痴,我觉得不对。”

“哦~新一是不是觉得哥哥我特厉害!”

“也不是。”顿了顿,新一又接了下去,“快斗哥哥明明是傻子!”

石化——爱情你个骗子!

不过,自己选的媳妇,哭着要宠到底!

“可我只要做新一一个人的傻子就好!”

“……哥哥是白痴!”

脸红了啊~我家新一真可爱!

今天也是个好日子呢!








小剧场:

工藤,黑羽夫妇:好像没我们什么事呢……

黑羽快斗:我只要做新一一个人的傻瓜!

工藤新一:白,白痴!别说了!

黑羽快斗:新一脸红了哦~真可爱!

工藤新一:才,才没有!那是夕阳照的啦!

黑羽快斗:哈哈~

工藤新一:闭嘴!

黑羽快斗:是,新一!哈哈~


【快新】山鬼

阿缘今天简直不想讲话,区区一个化学实验安全考试居然当了我二十多次,呵呵^_^!


这是一个老套的爱情故事。

黑羽快斗初遇工藤新一的时候只有七岁,而工藤已经不知道自己多少岁了。

那时候的黑羽正好处在男孩子最皮的年纪,无视大人的警告,就这样两袖清风地进了林子。按剧本来说,黑羽应该碰到了野兽,然后拼命想逃,却摔倒在地,然后,我们的另一位男主角,工藤新一,华丽登场,英雄救美(雾),然后,相识相爱,厮守到白头。

你以为现实会如此发展么?天真!

实际上,黑羽不仅没碰到野兽 连一只小兔子都没看到。倒是跟他自己的鸽子相伴了一路。黑羽坚信他的鸽子会带给他一段奇遇。比如巧遇一位正在洗澡的(划掉)仙女姐姐,然后许他三个愿望,不然,金斧头银斧头的套路也是可以的。

小黑羽正幻想着自己因为仙女姐姐而走上人生巅峰并与佳人喜结连理的美好未来,却不防撞到了树上,撞晕了,没错,我们的黑羽快斗小朋友就这样华丽丽的撞晕了!完全失去意识前,黑羽小朋友还在想,不知道哪位仙女姐姐会那么幸运,把我带走呢?( ͡° ͜ʖ ͡°)✧

然而,当黑羽快斗清醒的时候,他依旧躺在原地,黑羽小朋友生气了,黑羽小朋友委屈了,童话里都是骗人的,我不可能是你的王子~咳咳,扯远了。

“你终于醒了啦!我还在想如果你再不醒,我就把你给埋了。”

清脆的声音顿时让黑羽觉得满血复活,我的小仙女!循着声音望去,石化原地,哪里有什么小姐姐,根本是个男的,还是个跟他差不多大的男娃娃!

“喂!你怕不是个傻子吧!”

“你才傻子!”我的小姐姐……

“那怎么喊你这么多声你都不应啊!”

“我不想睬你,让我静静。”

“哦!”转身就走。

“喂,你就这么丢下我就走啊!”

“是你说想静静的啊!”这人真善变。

“emmm……你难道不应该安慰我吗?”

“为什么要安慰你?”

“……”话题终结者!

“我叫工……江户川柯南。”

“我叫黑羽快斗。”

然后,俩熊孩子就聊嗨了,眼见天色渐晚,俩人依依不舍地告别,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当然,我们的工藤新一,现在是江户川柯南是没有妈妈的,只有一直陪着自己的宫野志保小姐。

“怎么了,一脸春光,红鸾星动了?”

“宫野,别瞎说!”

“阿拉阿拉,我说错了吗?”顿了顿,“话说,你还不变回来,整天装嫩,明明都是一把老骨头了。”

“你管我。”

“说真的,你遇到了什么,这么高兴?”

“遇到一个白痴。还跟我很像。”

“呵呵。你终于发现你是白痴了吗?”

“我是说样子啊样子,他长得跟我好像!”

“我知道啊!”

“……”

“呵呵。”

自从那天在林子里见到小柯南后,黑羽愈发喜欢往林子里跑了,所以,黑羽夫妇就发现了自家儿子不对劲,觉得一个小孩子,老跑林子多不安全,所以,就把宝贝儿子给关了。

这下好了,见不到柯南了,黑羽委屈,苦求多日无果后,黑羽爆发了!你不让我出去,我不会自己出去吗!

本来吧,黑羽天天来,新一就天天维持着柯南的大小,可这样也是很累的,在发现黑羽快斗不天天来后,一方面,工藤挺失落的,另一方面,也意味着他不用天天伪装了。于是,新一先生就愉快地变回了自己成年人的大小。

结果,黑羽找到工藤的时候,成年大小的工藤正一·丝·不·挂地在洗澡,工藤呆了,黑羽痴了。

“柯南?”

“快斗!”捂嘴。

“诶~大哥哥认识我啊~”

遭……“咳咳,柯南跟我提过你,所以……”

“是吗~可是,第一次见面,大哥哥应该称呼我黑羽更符合常识吧~”

惨了……“那是因为……”

“而且我叫柯南,大哥哥为什么要应呢~”

“……够了!”

“柯南~”

“咳咳,我是工藤新一,是山鬼!”

“哦~”

“那个,我不是故意骗你的,那个,我……”

“没关系哦~如果是新一的话,没关系哦~”

“快斗……”

“不过,新一骗我,要怎么补偿我呢?”

“你刚刚才说没关系!”

“等我长大,新一嫁给我吧!”

“喂!你在想什么啊!”

“先给新一盖个章,以后新一就是我的了!”

男孩的脸慢慢靠近……

盖上了男孩的章,成了男孩的人,陪男孩走上人生巅峰,走过春夏秋冬……

这确实是一个老套的爱情故事,对吧?










后记:

“黑羽快斗,你TM编的是什么破故事!”

“新一不喜欢?”

“当然!”

“可我很喜欢啊!我也要像故事里一样给新一盖个章,这样新一就是我的啦!”翻身将人压在身·下。

“等等!快斗!我……唔。”

嘘~天黑了,拉灯,闭眼哦!












请假致词

那啥,阿缘最近有点忙,周五再恢复更新。所以,周五见啦!


【快新】江城子

阿缘今天好生气啊!我要报社了!

本文偏古风,误会老梗,虐(亲们可能觉得不明显,因为我是第一次写虐文)人物死亡预警!

生子向,雷者勿入。

人物是青山爸爸的,ooc是我的。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啪嗒”一道清脆的瓷裂声,一个男子,一身海蓝长袍,一头黑发乱糟糟的,长期未打理的样子,若你再近些仔细看看,你会发现,那双漂亮的蓝眼睛里盛满了悲伤,晶莹的泪珠正顺着姣好的面容流个不停。

“新一……”

“碰”大门被人大力推开,茶色长发的女子怀抱着一个小婴儿,环顾一下屋内的一片狼藉,冷笑一声:“黑羽快斗,你在后悔么?这副样子又给谁看呐!会心疼你的人已经走了!”

“……滚!”

“可以,我也没这个心情来管你,不过,这个孩子……”

“带走!”

“黑羽快斗!”

“宫野志保!我现在不想见他,他要了新一的命!”

“呵!黑羽快斗,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哪里配得上工藤新一?况且杀了工藤新一的人究竟是谁,是这个孩子吗?难道不是你这个混蛋么!”

提步靠近黑羽快斗,一把把孩子塞进快斗怀里:“我不管你怎么想,这个孩子是他留给你最后的念想。”语毕便径直离开了。

走到门边,似是又想起了什么,补充到:“孩子的名字,工藤取的,念,黑羽念。另外,虽然工藤嘱咐希望你来养育这个孩子,但是,如果你不能好好照顾他,我就算毁了我自己,也会把他带走!”

黑羽快斗看向怀中的孩子,人已经醒了,不哭不闹,安安静静的个性和那天蓝色的眼睛倒是像极了那个人,泪水再度滑下,一双小手却摸上了他的脸,似是对他的安慰。

“新一……”

(以下是黑羽快斗的视角)

初见那年,新一小小的,我也是小小的。新一总是很安静地看书,而我总是闲不下来,爬树,下水,掏鸟蛋,常常大伤小伤不断。新一会悄悄的帮上药,帮自我瞒住大人 虽然不情愿,但还是事事都陪着我。

上了学堂,我总是在课上睡觉,不然就直接逃课,新一虽然会小小地责备我,但还是会耐心地给我讲解。而这也正是我的目的,为了我那小小的,不可说的小心思。

后来,终于说服双方的父母,我娶他过门,那天,他一身火红的嫁衣,美得不似凡人,一步一步地向我走来。我承诺了他一生一世一双人,洞房花烛 他很害羞,但还是相信着我,把一切都交给了我。

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不想他去见其他人,想把他藏起来,但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新一是骄傲的,我觉得自己很奇怪,但我不想管,把这种情绪藏进心底。

而这种感情却愈加根深蒂固,终于在那个男人出现时爆发了,服部平次,我跟新一开始有了摩擦,开始冷战。我知道自己无理取闹了一点,但我真的忍不住。我想找新一,想向他道歉,却看见了一幕让我目眦尽裂的场景,我的新一,和那个人躺在一起,像极了我们洞房花烛的样子。新一好像醒了,他的脸上出现了一抹惊慌。呵!当然要惊慌了,捉☆女干☆在☆床。他急急披上衣服,向我跑来,是想向我解释吧。我打了新一一巴掌,他似乎被吓到了,我拂袖便走。

按常理我应该休了他,可我舍不得,纵使如此,我还是想把他留在我身边,哪怕,他的心上人不是我。

于是,我不再住在府里,但我知道府上所有的事,新一怀孕了,呵!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酒真是个好东西,至少在梦里,他是爱我的。

那天,服部平次突然找到我,他打了我一拳,我愤怒地回敬了他,他说新一难产,希望见我。又不是我的孩子,为何要见我?可我顾不上了,难产,新一可能会出事!

我匆匆往府里赶,到达产房时,我只听到婴儿的哭声,我知道孩子出生了,苦笑一声,我还是进去了。眼前的场景让我无法冷静,我的新一苍白地躺在那儿,毫无生气。

“新一!”

听到我的声音,新一似乎醒了:“你 你回来啦……”

“我……”

“孩子……”

“我……”

他摇头,止住我的话:“孩子,是我对你唯一的解释。”

我看向那个刚刚出生的小娃娃,又红又皱,但不难看出他像极了我小时候的样子。

回头,新一已经睡了,或者说昏迷,鲜血突然染红了整个床铺,我觉得我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眼前黑了。

我再醒来时,一个人坐在床边,哄着孩子。

“新一……”

对方楞了一下,随即一声冷笑,是宫野志保,一个医术很高的女人,她说:“工藤新一么?已经死了!”

“……什么?”

“我说,工藤新一已经死了!”

“不可能!不会的……”

我冲出房间,我的心碎了,满目素镐,新一,不要玩了,这个游戏不好玩不是么!前堂一口黑棺,大大的奠字,新一真的走了,他不要我了。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主持完新一的葬礼,我只知道,我再也找不到一个一身白衣,会帮我包扎,帮我学习,会责备我,担心我的天蓝色眼睛的少年了。

新一的葬礼结束后,我一直在买醉,可我却从来没梦见过新一,你已经厌恶我到连梦中相见都不愿了么?我知道你是被冤枉的了,我知道你一直是爱我的,我知道你气我不相信你,为什么不给我一个机会让我改正呢?新一,你的心好狠!

“爷爷,爷爷!”

稚嫩的嗓音唤醒了我,我的眼角还挂着泪珠。

“爷爷怎么哭了,有人欺负你吗,柯南帮你出气!”

小小的人像他却又不像他:“没有,人老了,总是梦到以前的事,见到你奶奶啦!”

“真的?奶奶是不是嫌弃爷爷老了,不要爷爷了?”

“没有,没有……”

呐,新一,这一生我走得好久了,我有听你的话,好好抚养我们的孩子,现在有了我们的孙子,你说我们的孩子要叫柯南,可是你没让念儿叫这个名字,所以我把这个名字给了我们的孙子,你应该不会生气吧。还望黄泉路上相逢的时候,你不要真像柯南说的嫌我老了,不要我啊。



后记:

黑羽快斗走的时候很平静,身边只留了黑羽念和柯南,他们看到自己的父亲(爷爷)向虚空伸出手,嘴角上扬,闭上双眼。因为他看到我,在那棵樱花树下,他思念了一辈子的人就在那里,笑着,向他伸出手……



































































【快新】媳妇的养成手记③

今天的脑洞来自《学院奶爸》的第一次跑腿,小短腿超萌(●'◡'●)ノ❤


今天的工藤优作先生依旧很郁闷,而且连一向乐天的工藤有希子女士也也郁闷了。起因是小新一第一次开口说话了,但喊的既不是爸爸,也不是妈妈,而是快斗!居然是快斗!

黑羽快斗永远都记得那天……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万里无云的下午,刚上国小的快斗同学照例往工藤家去和自己可爱的媳妇儿(划掉)弟弟去培养感情(划掉)玩耍。

照例迎接有希子姐姐的热情问候和工藤叔叔的死亡凝视。

这个时候的新一已经能自己走路了,虽然有一点点慢……

“小新一,有没有想我啊~”

“唔啊~”

“是哥哥,快斗哥哥哦~”

“唔~”

也没指望小新一能叫自己,不过现在新一小小的,练习说话的时候奶声奶气的,超可爱(∗❛ั∀❛ั∗)✧*。把小新一抱在怀里,好软~

“快斗!”

奶声奶气的声音将沉迷吸新,无法自拔的快斗叫回了现实。

“新一,你……”

似是明白这个一头乱毛的家伙要验证什么,小新一又开口:“快斗!”

“咚”的一声,厚重的书本落地的声音。转头就是工藤夫妇目瞪口呆的表情。

“老公,刚刚,刚刚小新他,他……”

“……”

“有希子姐姐?”

“快斗啊~”

“怎,怎么了?”

“小新,小新他是第一次叫人呢!结果,结果居然……”

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这么说的话,那新一第一个喊的人是我!这一认知让黑羽小朋友激动的恨不得普天同庆,上天放烟花!

以至于黑羽妈妈差点以为自家儿子已经傻了,一个晚上脸上都是那种傻兮兮的笑。

为了治疗自己受伤的心灵,工藤夫妇决定出国旅游(事实上,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黑羽氏先生的说法,工藤优作绝对只是想拖稿而已。)

所以我们可爱的新一君就拜托给了黑羽一家,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黑羽阿姨~”

“怎么了,小新?”

“便当!”

“欸~快斗这孩子,居然忘带便当了!可我现在没空给他送过去啊!”

正沉思让谁去给快斗送便当,突然觉得自己的裙角被拽了拽。

“怎么了,小新?”

眼睛bulingbuling,小手朝向便当,似乎还用力够了一下。

“小新要去给快斗送便当吗?”

“嗯!”

“emmm……好吧,那就交给新一喽!”

拜托井寺爷爷照看新一,不用干涉太多,必要的时候帮一把就好,又叮嘱新一快斗的班级,就让新一出门了。

以至于就有了现在这样一幕,许多国小的孩子看着小小的新一,一步一步的走着,圆圆的小身子,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小朋友,你找谁?”

“……”

另一边:

“欸~”

“怎么了,笨蛋快斗。”

“我的便当不见了。”

“你不会没带吧!”

“可能……”

“刷~”

“快斗,你弟弟找你。”

“白马,你是傻子吗?我妈只有我一个儿子!”

“快斗!”

小小的身影从白马探身后转出。

“新一!”青子只觉得一阵风刮过,快斗就抱住了白马身后的小孩子。

“新一怎么来啦?想我了吗~”

“便当!”

“呜呜~太感动了,新一居然亲自帮我送便当。”牵起新一的小手,“新一也没吃饭吧,一起吧!”

“嗯。”

“黑羽君……”

“怎么了,白痴。”

那种快闪开,别打扰我和我家新一共进午餐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滚!”

然后,黑羽妈妈再度见到自家儿子笑得像个傻子。









小剧场:

黑羽快斗:媳妇儿第一次喊的人是我~第一次跑腿的对象也是我,我真是人生赢家!( ͡° ͜ʖ ͡°)✧

工藤新一:我怕不是见到了一个假的黑羽快斗。(ㅍ_ㅍ)

工藤夫妇:儿子开口叫的第一个人居然不是我们!( ´゚ж゚` )

黑羽夫妇:我们大概生了一个傻儿子!(ㅍ_ㅍ)























【快新】媳妇的养成手记②

食用说明请看①,人物是青山爸爸的,ooc是我的。


自从黑羽快斗在医院发表了他惊天地泣鬼神的言论,工藤优作就开始防狼一样防快斗(虽然可能并没有什么用),就怕自家白菜哪天被猪拱跑。可惜,防得再严,架不住有一个卖儿子的老婆。(优作:我心里苦)

“快斗来啦~”

“下午好,有希子姐姐。美丽的花送给美丽的女士。”语毕,手中就多了一朵娇艳欲滴的红玫瑰。

“哎呀~快斗君的嘴真甜,新一在婴儿房里哦~”

“嗯!”

——————————我是前往婴儿房的分割线

“新一,哥哥来喽~”

小小的婴儿床上,粉嫩嫩的小宝宝躺在正中央。

“新一怎么老是睡觉呢?都看不到你帅帅的老公(划掉)快斗哥哥了。”

下午的阳光透过米白色的纱帘,柔柔地撒在两个孩子的身上,快斗静静地看着新一熟睡的脸,软软的脸像极了盛开的八重樱。小嘴水润,感觉比他今天吃的草莓果冻还甜的样子。金色的阳光让小新一看起来更像一个小天使。

我家新一真好看,好想藏起来,不要给别人看。快斗默默地花痴……

许是被快斗痴汉的目光盯得发毛,新·小天使·一睁开了那双如蓝宝石一般的眼睛。

“新一醒啦~是哥哥哦~”

“咿呀。”

“是哥哥。”

“啊~”

小嘴微张,眼睛一闪一闪的,快斗觉得自己的心好像又被射中了,一个熊抱扑向新一。

“新一怎么这么可爱ớ ₃ờ”

抱住新一肉肉的,暖暖的,软软的的小身子,困意悄悄袭来。

有希子推开房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两个孩子,大的搂着小的睡得正香。

“有希子……”

“嘘~”指指房里。

看看门后,好像这样也不错,搂住自己的妻子,温柔的笑了。

阳光正好,他们也都很好。







小剧场:

工藤有希子:千影,你们什么时候来提亲啊!

工藤优作:……我的白菜……(为什么不是黑羽快斗嫁过来)

黑羽千影:盗一,我们去工藤家提亲吧!

黑羽盗一:……(儿子,干得漂亮,我的儿子怎么能嫁过去呢)


【快新】媳妇的养成手记①

食用说明:1.黑羽快斗×工藤新一(不是柯南!)

2.本文除快新外应该没有其他副cp

3.年龄操作有,斗子比新一大七岁

4.没有酒厂和动物园,所以快新都是普通人(?)

我会告诉你其实是我不想写案情和预告函而偷懒么(划掉)

以上 如果没有雷点的话,请往下

人物是青山爸爸的,ooc是我的




“快斗,快点,我们要出发去看小弟弟了哦~”

“小弟弟?”他的妈妈好像没有去妇产科吧。

“是工藤叔叔家的小宝宝哦~”

“……”又不是你的孩子这么激动干啥,我出生的时候你有这么激动么?

“快斗!你是不是在心底吐槽妈妈了!”

“没有!”猜得真准……

————————我是前往医院的分割线

“有希子!”

“千影!”

“好久不见了呢,我跟你说哦,我都快无聊死了,优作什么都不让我做,每天只能躺在床上。”

“所以我来陪你啊!你听我说,LV又出新品了哦~”

两个妈妈就这样聊high了(ㅍ_ㅍ)

“快斗。”

“爸爸。日安,工藤叔叔。”

“要去看看新一吗?”男人睿智的眼睛温和得看着眼前这个一头乱毛的男孩儿。

“可以么?”海蓝色的眼睛闪着激动的光。

果然还是个孩子,扑克脸还不到家啊。看向身旁的老友,对方回以一个平淡的微笑,牵起快斗小小的肉手,跟着工藤优作前往育婴室。

“这个就是小弟弟吗?好小哦~”

用指尖轻轻碰了碰婴儿的小脸,好软~再戳戳,摸摸……人醒了(ㅍ_ㅍ)

天蓝色的眼睛,带着刚醒的迷糊。小小的快斗觉得有什么东西戳中了他的心。

“倒是一双漂亮的眼睛。取名了吗?”

“新一,工藤新一。”

小小的新一对于被吵醒表示非常不满,伸出小爪子,握住了那根打断他美梦的手指,清亮的眼睛注视着身前的一团乱毛。

黑羽快斗倒是一脸惊喜,露出了一个有点傻气的笑容:“小新一 我是黑羽快斗,但是新一要喊我快斗哥哥哦~”

“快斗,新一还小,听不懂你的话。”

“是吗~”有点小失望呢。

诶?!“新一笑了,新一冲我笑了!”(◦˙▽˙◦)

“恭喜快斗呢。”

“好了,新一体力有限,让他休息吧。”

“就走了吗?”有些不舍啊,我还没和弟弟好好玩呢!

终究还是跟着自家老爸离开了育婴室。

“老公,回来啦,都不喊我一声,我也想看看小宝宝呢。”

你不是和有希子聊得很可心么,就算叫你,你也不会理我吧!当然,黑羽盗一也只在心里想想,嘴里仍是说着抱歉。

“爸爸,妈妈,工藤叔叔,有希子姐姐。”

“怎么了,快斗?”

“我想……我想把新一娶回家!”

四位家长:我们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小剧场:

黑羽快斗:我要把新一娶回家!

工藤新一:黑羽快斗,我才刚出生!你个变态!

黑羽千影:不愧是我儿子!

黑羽盗一:……好像有些对不起优作。

工藤有希子:我的儿子怎么厉害,才刚出生就被追求了!

工藤优作:……我的白菜估计还没长好就要被猪拱了!


爱恨之间

Alpha---明君(不准笑),Omega---晦卿,Beta---中庸者
正文:
跑!这是脑中唯一的想法,可早已亏空的身体,还有时不时自小腹处传来的尖锐疼痛,都在折磨着黄泉的神经,区区几里的路途,如今却是如此漫长。
“跑得了么?”啧!阴影不散的邪灵。
“将神子交出,饶你一命。”死国之人。
“天都余孽!”可笑的正道。
哈!明明是极是不利的环境,却越是激起黄泉的不屈战意与峥峥傲骨。
“痛快!痛快!”高举的银枪,划出一片不容逾越的天堑,“这才是最适合我的痛快一战。”
计都脱手的那一刻,黄泉内心却无一丝波动,大抵要死在这儿了吧,或许也不差,只可惜……
然而就在那生死一瞬,熟悉的威严,唤醒在场所有人记忆深处的那一抹金影。
“现在,你可以休息了。”缓慢狂傲的语调却有一丝温柔,那一瞬,惊讶,愤怒而有那该死的却不容忽视的喜悦,百感齐集,尚来不及责问便已昏在了来人怀中。
回想着刚刚近乎全身浴血的两人(其是都是泉仔的血),枫岫不由失笑,握住床上之人瓷白的手腕(罗总:谁准你碰我老婆了,我都没拉过几回小手(▼皿▼#)),细感之下,一个微弱却固执昭示自己存在的脉象吓得枫岫差点从椅子下摔下来,上下打量了一下黄泉,不由叹道:“当真料不到,这天都首席,竟是个晦卿,气息掩得当真出色。”
待黄泉自昏迷中清醒已是傍晚,床边不是那闪瞎人眼的金色,却是一派端庄之紫。“醒得真巧,药刚刚熬好。”
“吾应当不用两碗一起吧。”
“只有一碗,但是哪只碗,看你的选择。”
“……”
“你的身体你自己清楚,你的腹中……”
“你想说什么!”
看着眼前恍若炸了毛的兔子一般的人,倒是让他想起了另一个粉嫩嫩的人,摇头轻笑:“吾无恶意,选择权在你,但作为医者,我仍是奉劝一句,你现在的身体已经不住打击了。你自行斟酌吧。”
长年握着银枪的手,此刻搭在自己的小腹之上,这里,不应该存在的……两碗药,两条路,每条都不好走,升腾的白雾,模糊了黄泉精致的眉眼,濡湿了那赤红的眼睫。
已经有一年了,黄泉完全销声匿迹已经一年了。而此时,天都却迎来了一位意外之客。
“素还真。”
“耶~素某此来乃受人之托,这信,由枫岫主人交托,交付武君。素某告辞了。”
展信,只寥寥数语,可在武君心中已掀起了涛天巨浪,久久无法平静,急急化光而走。
黄泉……
幻族旧地不似月族长年大雪,更多的是淡雅梅花,丝丝梅香似是指引着什么。收敛声息一步一步地接近心上的方向。
简单的小草屋,一张小巧的婴儿床,呀呀呀呀的学语之声不断传出,红白的人,眉间戾气不再,有的,是为人父母的慈爱。
似是觉察有人靠近,抬手便是一掌。
“黄泉。”
“……你来这儿干什么!”
“接你回家。”
“我的家就在这!”
“那我也可长住于此。”
“凭什么!”
“凭我是你夫君,凭我是那两个孩子的父亲。”
“你才不,唔~”
未完的话被一吻堵了回去,良久方分,黄泉已是面色潮红,气喘吁吁。
“黄泉,我已经死过一次了。”
“……”
“放过自己,不好么?”
良久,久到罗喉以为等不到回应之时,怀中人终是有了动作,“你的命只能是我的,若敢食言,即使下地狱,我也不会放过你!”
“我们退隐吧,夜麟。”
“余身奉陪!”
梅香悠悠,兜兜转转终是同归。
END
































无衣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诗经•秦风•无衣》

夷陵有士,丰神俊朗。洛书八卦,机关兵甲,无一不精。世人皆云:得其人者,可安天下。往寻之人如过江之鲤,然皆无功而返。
蓝忘机不是第一个前往夷陵的人,亦不会是最后一个。温皇无道,百姓敢怒而不敢言。
“嘿,那边那位穿白衣的小哥!对,就是你,帮我把狗赶走好不?”
蓝忘机回头看到的便是一个玄衣的少年朗,正扒着桃树瑟瑟发抖,脸上的表情似是下一秒就能哭出来。蓝忘机帮少年赶走了树下那只“超凶”的奶狗,正欲离去,却被方才的少年拦住。
“小哥哥,你真好看,如果肯笑一笑,就更好看了!”少年一双风流的桃花眼,眉目弯弯,唇角轻勾,衬着满树桃夭更灼人眼。调笑的语气让蓝忘机生生将一句“不用谢”换成“轻狂”。
“这怎么就轻狂了?我讲得不是事实么?对了,我叫魏婴,字无羡。”
“蓝忘机。”想了想,又补道,“本名蓝湛。”
蓝忘机现在实觉后悔,他就不应该来夷陵。如果不来夷陵,他就不会碰到这个怕狗的少年。不碰到他就不会帮他赶狗。不帮他赶狗,就不会被日复一日地被这个叫魏•不要脸•婴的人缠着。不过,感觉也不坏。(我:蓝二公子,你暴露了(ಡωಡ) )
“干嘛,笑得跟个傻子一样,需要我帮你扎两针不?”
“说啥呢!只是最近遇到了一个小古板,可有趣了,而且长得也好看。”
“呦,我们的魏公子思春了?”
“温情!你说啥呢!他是男的!”
“男的又如何?真爱跨越性别。不过玩笑归玩笑,你……”
“放心,我有分寸。”
魏无羡这厢与温情拌嘴拌得火热,全然未注意另一方一双注视着他们的浅色双眸。蓝忘机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的旅馆,看他那人与那名女子谈笑风生,却是那般生气,可他又凭什么身份去说他。
“公子,你在吗?”
“……请进。”
“公子,您的信。”
“多谢。”
信上是蓝家的家纹,应是兄长寄来的,信上只有六个字,射日之征,速归!
看着天边的夕阳,终于要来了么?
距那日不告那别已有一年零一月,不知他是否会生自己的气呢?可或许没机会再去见他了。这是一场九死一生之战,功败垂成,在此一举。
“忘机!当心!”
眼见飞矢避无可避,可预料中的痛未至,只听见声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忘机兄,久违了。”
“你……”
“你到夷陵不就是为了找我么?”
“你是……”
“哈,我不欲涉足乱世,但为你,不惧十丈红软。”
后世载,由于夷陵逸士的加入,射日之征大胜,后蓝忘机将军与其偕同归隐,游遍天下。

后记:
“话说那年你为何不告而别。”
“当时射日之征已经开始,而且你旁边已有一女子,我以为……”
“哦~,蓝二哥哥是喝醋了啊~你要早点……”
“……魏婴!天天!”
“别……唔!”